•  

    首頁 > 新聞頻道 > 社會 民生

    豫陜咽喉鐵鎖關

    2021-05-06 08:46:34
    來源:商洛日報 - 商洛之窗

      ——探尋紅二十五軍長征入陜第一關

      本報記者 肖云

      洛南縣高耀鎮龍河村鐵鎖關,形如鐵索,重于鎖鑰,扼守豫陜往來之通道。當年,紅二十五軍就是由此入陜,在商洛開展了長達8個月的與敵斗爭,創建了以商洛為中心的鄂豫陜革命根據地。

      而今,我們站在海拔1220多米的鐵鎖關舉目遠眺,東是河南省盧氏縣官坡鎮蘭草村,西為洛南縣高耀鎮,交錯的光影讓人仿佛回到了那個硝煙彌漫的戰爭年代。一段紅色記憶由此展開——

      突破鐵鎖關

      1934年11月16日,紅二十五軍在軍長程子華、副軍長徐海東的率領下,以“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隊”的名義,從河南省羅山縣何家沖一帶出發北上,途經河南盧氏陷入敵人重圍。后有敵兵追擊,前路又被堵死,在危急關頭,一個叫陳廷賢的小貨郎適時出現了。

      陳廷賢是山西晉城人,流落到河南盧氏縣,每日肩挑貨擔,游走叫賣糕點、針頭線腦等,對豫陜交界處的大路小徑都了如指掌。他冒死帶領紅二十五軍,攀山崖、越小徑、涉溪水,用了三天三夜,從河南盧氏和洛河之間一條隱蔽小路沖出包圍圈,順利進入商洛。

      后來,陳廷賢事跡載于《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戰史》,堪稱“軍史布衣第一人”。

      如今,鐵鎖關紅二十五軍長征入陜舊址上,一組人物雕像背靠青山,真實還原了紅二十五軍向貨郎陳廷賢問路的過程。

      鎮上文化干部胡學明告訴記者,當時,國民黨尤奉山保安大隊有300多人在此駐扎,阻擊紅二十五軍。從南方來的紅二十五軍衣衫單薄,但是能征善戰的將士們還是迅速擊退了敵人。

      開赴雞頭關

      突破鐵鎖關之后,紅二十五軍沿著河谷溝壑,浩浩蕩蕩向三要司進軍。行進到雞頭關時,據守在此的國民黨保安團又進行了瘋狂狙擊,紅二十五軍奮勇殺敵,一舉殲滅了敵保安團一個中隊100余人。

      雞頭關原本是一道伸入河邊的小山頭,因形如雞頭而得名,后因修建公路,把小山頭斬斷。早在1928年年初,劉志丹等共產黨人便在此發動群眾,開展農運革命活動。

      進入洛南的短短一個早上,紅二十五軍就經歷了兩場戰斗。

      休整會仙臺

      會仙臺原是一座古廟,傳說是各路神仙聚會的地方,會仙臺村由此得名。提及發生在這里的紅色故事,胡學明重點提到了兩個時間點:1928年、1934年。

      1928年3月13日,劉志丹率領工農群眾在會仙臺創建了農民協會,提出了打土豪、分田地的主張,為當地貧苦農民指明了一條出路,也為1934年紅軍到洛南創建革命根據地打下了群眾基礎。如今,會仙臺古廟遺址上還豎著一塊碑,寫著:會仙臺農民協會起義舊址。

      1934年,紅二十五軍在取得三要九泉山戰斗勝利后,轉戰會仙臺、高耀子一帶,因這里山高偏僻,又有村莊,便于屯兵、休整。“紅軍進村后露天宿營,秋毫無犯。”胡學明說,紅二十五軍軍部曾駐扎在紅水河張家院子,程子華、徐海東就住在村民張忠福、張忠和家。有一位叫吳成美的私塾先生思想進步,看到紅軍太辛苦,就把他們迎進學堂,安排食宿,還把躲藏的群眾一個個叫回來說:“紅軍是咱窮人的軍隊,咱們的苦日子快熬到頭啦,大家別害怕。”紅軍在這里分了土豪惡霸的糧食和衣物,為窮人出了氣。后來,村民吳開銀、張忠福還跟著部隊參加了紅軍。

      胡學明說,改革開放以來,曾經閉塞的高耀鎮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從會仙臺到鎮政府是沒有路,只能順著河道走,還要翻越山梁,最少三四個鐘頭才能到。現在通村路、通組路、入戶路四通八達,從鎮上開車到村上也就20來分鐘。

      隨后,記者來到高耀鎮“紅軍長征入陜第一村”的龍河村,看到公路兩旁整齊矗立著二層小洋樓,不遠處還有百畝黃花菜種植基地,“這個屬于村集體經濟,通過土地入股、務工等形式給村民帶來穩定收入。”龍河村支書石宏斌說,過陣子到了開花期,還會吸引游客前來觀賞,帶來旅游收益。

      不僅是龍河村,高耀鎮幾乎每個村都有產業,更多的人留在家門口掙錢,進一步激發了村莊的活力。鎮長劉衛平介紹,目前,鎮上已形成了天麻、食用菌、中藥材種植以及巴馬香豬、中華蜂養殖等為主的產業鏈,今后,還將以境內的甕溝河、文顯山等自然風光為依托,充分挖掘鐵鎖關、會仙臺等地的紅色資源,大力發展紅色旅游、鄉村旅游。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