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新聞頻道 > 社會 民生

    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創建始末

    2021-05-06 08:46:52
    來源:商洛日報 - 商洛之窗

      田光慶

    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舊址

    商洛的第一個紅色革命政權———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所在地白魯礎村

      一

      1932年10月下旬,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在鄂豫皖根據地第四次反“圍剿”中,由于張國燾的右傾錯誤,未能粉碎國民黨的圍攻,根據地遭受嚴重損失,于是決定實施戰略轉移。紅四方面軍在張國燾、徐向前、陳昌浩的領導下,以徐向前為總指揮向西轉移,經河南省淅川縣渡過丹江后沿滔河而上,到達鄂陜邊重鎮南化塘。在此,紅四方面軍總部作了研究,準備就地發動群眾,建立鄂豫陜革命根據地,并將此意見電報了中共中央。紅軍到達湖北南化塘后第三天,國民黨軍第四十四師、六十五師、一師、五十一師從東、南、北三面撲來,合圍紅四方面軍,紅四方面軍遂被迫放棄以南化塘為中心建立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的計劃,繼續向西轉移。

      1932年11月5日,紅四方面軍由南化塘秦家墁村進入陜西境內的商南縣趙川鎮三官廟,爾后分兩路西進。右路進店坊河,經馬蹄溝、馬王溝、槐樹坪過東馬峪到十里坪,左路經趙川街、余家棚到達十里坪與右路會合。11月8日,紅四方面軍一路經白魯礎鄉馬家坪村、上河村進入山陽縣晏馬鄉;另一路經白魯礎鄉大竹園村、白魯礎村進入山陽魚洞河鄉。紅四方面軍在商南縣經過趙川鎮、十里坪鎮、白魯礎3個鄉鎮共29個行政村,行程近200華里。

      二

      紅四方面軍在戰略轉移西征到達商南縣期間,除打土豪、分田地、分財物、宣傳土地革命政策外,還建立蘇維埃政權,點燃革命火種。1932年11月6日,紅四方面軍第十師到達商南縣白魯礎鄉,在白魯礎宣傳群眾、發動群眾,并組織成立了商洛第一個紅色政權——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

      紅四方面軍第十師一支某團于11月7日晚經白魯礎時,夜宿村民張和林家附近,紅軍連長向張和敏、張和林、張和春三兄弟了解當地情況,向其講解革命道理,宣傳紅軍政治主張,指出要想過好日子,就要起來革命,動員他們把窮苦大眾組織在一起,并鼓勵他們說:“人心齊,乾坤移,只要窮人一條心,扭成一股勁,地主老財們沒有不怕的。”一番話,點燃了他們心中的希望之火,三兄弟一齊表示,要按照紅軍說的干。當晚即在紅軍戰士的協助下準備成立蘇維埃組織,確定了組織名稱和領導人員,紅軍連長當場宣布組織名稱叫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張和敏任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兼秘書,張和春任副主席,張和林任土地委員,并指出,蘇維埃政府是代表工人農民利益的組織,就是要把廣大窮苦群眾組織起來,推翻國民黨反動政府的統治,使群眾有地種、有飯吃、有衣穿,當家作主人。關于活動范圍,紅軍連長說:“你們是區蘇維埃政府,國民黨的區管多大你們就管多大,在有些方面還要超出國民黨區所轄范圍,擴大活動的地方。”在具體工作方面,紅軍連長強調:一定要秘密進行,等紅軍成立了更多的蘇維埃政府組織后再公開活動,使全商南先紅起來,再讓商洛乃至更大的范圍都紅起來。隨后,紅軍把蓋有印章的手寫任命書交給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張和敏,再三叮嚀讓其妥善保管。張和敏見上面寫著:“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兼秘書長張和敏,副主席張和春,土地委員張和林。”落款是:“紅十師,白魯礎,民國二十一年冬月五日。”他把這張有點發黃的紙條看得非常金貴,連夜用糨糊把任命書貼在張氏家譜的夾層中間,一直珍藏到“文化大革命”時期。“文革”期間,家譜被紅衛兵當作封建迷信品燒掉,那張珍貴的紙條同時被焚。

      三

      紅四方面軍在商南建立蘇維埃政府的同時,十分注意組建地方革命武裝組織。紅軍某部的主要領導人和一個警衛連在商南縣十里坪鎮黃家廠宿營時,經多方了解,得知工人身份的黃余富思想積極,還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掌握造紙技術,具有強烈的抗日反蔣決心,又有一定覺悟,經過充分商議決定成立“陜南抗日反蔣義勇大隊”,任命黃余富為大隊長,并頒發了蓋有紅軍印章的委任書,讓其帶頭組織群眾武裝,開展抗日反蔣斗爭。

      紅四方面軍以其嚴明的紀律和處處為人民群眾著想的實際行動換取了純樸、厚道的商南人民的熱愛和擁護,所到之處人民群眾支援紅軍、保護紅軍,短短幾天里,廣大人民群眾付出了犧牲,作出了貢獻,留下了許多感人的事跡。

      紅四方面軍2萬多人進入商南縣境內后,面對惡劣的地理環境,加之人地兩生,行軍更加困難。廣大勞苦群眾積極幫助紅軍克服困難,提供一切方便。紅四方面軍進入趙川鎮老府灣村時,青年農民葉芳譜主動給紅四方面軍前衛部隊尖兵連帶路當向導。部隊行至十里坪馬家廠后,連長給了他3塊大洋讓他回家,葉芳譜返回至十里坪釣魚碥時,后面一支紅軍隊伍又動員他帶路,葉芳譜二話沒說,轉身又領著紅軍向西行進。在山陽縣油房坪村,葉芳譜經紅軍連長和戰士們的思想動員后,參加了紅軍。當紅軍到達川陜邊后,葉芳譜因父親去世,家中上有奶奶、老母,下有一個年齡尚小的弟弟,家里全靠他一人養家糊口,因此十分掛念家里,想回家。紅軍連長了解情況后,批準他退伍回家,臨走時給了他20塊銀元。在后來的解放戰爭中,葉芳譜當了民兵隊長,因剿匪有功,被商洛軍分區授予“民兵英雄”稱號,當時的《陜南日報》在頭版刊登了他的英雄事跡。三官廟鄉群眾何連發主動給紅軍挑東西,把紅軍送到馬蹄溝大屋場,紅軍給了他1塊銀元,何連發說啥也不肯收,還說紅軍是咱窮苦百姓自己的部隊,這點小事是他應該做的。清油河鄉群眾方相洲給紅軍帶路當向導,帶了一程又一程,原本只帶到丹鳳縣武關,可方相洲覺得紅軍太好了,一直把紅軍帶到山陽縣,任何報酬都不要。正是由于人民群眾的熱心幫助和全力支援,紅軍才能在商洛山中迅速突出敵軍重圍,擺脫了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

      四

      紅四方面軍是進入商南縣的第一支紅軍隊伍,也是當時進入商洛地區最早的紅軍部隊,所領導建立的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在紅軍主力部隊撤出商南后,積極開展革命斗爭,廣泛發動群眾,宣傳紅軍主張,傳播土地革命政策,建立鄉村蘇維埃政權組織和紅軍赤衛隊,開展打土豪、分田地活動,對當時商南乃至商洛地區的土地革命產生了積極影響,同時也為后來的紅三軍、紅二十五軍順利進入商南創造了積極條件;它所播下的革命火種,留下的基層紅軍赤衛隊,為后來兩支紅軍部隊順利落腳商南奠定了堅實的革命基礎和群眾基礎。因此,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的建立,在商南革命斗爭歷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產生了重要而深遠的影響。

      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成立半個月后的1932年11月22日,紅三軍亦緊隨其后在商南縣的北山一帶活動。兩年后的1934年,紅二十五軍長征入陜創建了以商洛為重點區域的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紅三軍、紅二十五軍在紅四方面軍的影響下,先后在商南南北二山活動,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動員各地紅軍赤衛隊,積極配合這兩支紅軍建立蘇維埃政府,特別是在協助紅二十五軍及其紅七十四師創建鄂豫陜革命根據地過程中作出了積極的貢獻。后兩支紅軍在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幫助下,積極發展革命武裝,宣傳紅軍政策,實行土地改革,受到廣大群眾的歡迎。紅軍所經之地多是窮鄉僻壤,貧苦百姓飽受地主惡霸和土豪劣紳的欺壓,因此參加革命的熱情十分高漲。

      紅軍愛人民,人民幫紅軍。紅四方面軍、紅三軍、紅二十五軍3支紅軍轉戰途經商南,由于長途跋涉、行軍打仗,沿途留下了一大批傷病員和掉隊人員。在這些人員中,除極少數遭國民黨反動派殺害外,大多數被人民群眾保護下來。后來,他們有的歸隊,有的返回原籍,有的就地安家落戶,有的還在解放戰爭中擔任地方游擊隊領導,繼續英勇戰斗。紅四方面軍某營政委蔣華山在湖北南化塘戰斗中右腿受傷,由兩個警衛員陪同留在商南縣白魯礎鄉核桃坪村隱蔽養傷。紅二十五軍入陜到達商南后,兩個警衛員歸隊,蔣華山因腿部傷殘留了下來。紅三軍還在腰莊留下了秦化廷、王志愿、程勇德、冀德芳4個生病的紅軍戰士,他們在當地群眾的精心養護下治好了疾病,紅二十五軍進入商南后,讓秦化廷、王志愿擔任當地蘇維埃赤衛軍小分隊隊長,在反“圍剿”斗爭中,兩人都因負傷而未能跟隨紅軍隊伍北上陜北,便在清油河腰莊定居下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留在腰莊的4名紅軍戰士分別擔任了民兵隊長、村農會主席。紅三軍掉隊戰士陳世文在湘河居住兩年后,又返回故鄉湖北麻城。紅四方面軍掉隊戰士余得水等2人定居于開河。3名紅軍戰士在趙川白魯礎小土嶺戰斗中犧牲后,當地群眾含著悲傷的心情將他們一一掩埋,使英烈在天之靈得以安慰。

      3支紅軍轉戰商南期間,留在商南的這些傷病員、掉隊戰士和蘇維埃干部猶如一顆顆紅色的革命火種,傳播著革命真理,繼續宣傳黨和紅軍的宗旨,堅持不懈地同反動勢力進行斗爭,發揮著紅軍播種機、宣傳隊、戰斗隊的作用,始終保持和發揚著紅軍戰士的革命本色。1934年,紅二十五軍長征入陜,在創建以商南為重點區域的鄂豫陜革命根據地、成立蘇維埃政府時,紅四方面軍當年路過的趙川、十里坪、梁家墳、白魯礎、開河等地有朱連魁、劉學發、馮萬昌、楊志才等180多人參加了紅二十五軍和蘇維埃赤衛軍;紅三軍路過的腰莊、兩岔河、清油河有梅廣華、明昌武等400多人參加了紅二十五軍和蘇維埃赤衛軍,有200多人為商南革命斗爭壯烈犧牲。其中,核桃坪村有22人參加紅軍,解放后活下來的僅有馮萬昌、楊志才等3人。因傷殘定居在核桃坪村的紅四方面軍某營政委蔣華山,在解放戰爭中任鄖商縣核桃坪鄉游擊隊隊長,為創建和保衛豫鄂陜革命根據地獻出了自己的生命。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副主席張和春、土地委員張和林在解放戰爭中擔任地方游擊隊領導,為商南人民解放事業英勇戰斗,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五

      紅軍西征路過商南趙川、腰莊兩岔一帶,因戰略大轉移的需要,沒有在商南停留多長時間。紅軍走后,白魯礎區蘇維埃政府及其下轄的各鄉蘇維埃政權組織及陜南抗日反蔣義勇大隊,相繼遭受國民黨軍隊和地方武裝的多次圍剿,一大批蘇維埃干部、赤衛隊人員和抗日反蔣義勇大隊的隊員受到鎮壓和迫害,因此未能很好地開展革命活動,但它是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由紅軍在商洛直接成立的第一個紅色政權,在商南乃至商洛革命斗爭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它為身處黑暗落后的商南人民求翻身、得解放指明了斗爭方向,極大地激發和調動了勞苦大眾當家作主人的積極性,為商南革命斗爭的歷史增添了光輝的一頁。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